地方国资委负责人走进西藏直播间
原标题:地方国资委负责人走进西藏直播间 经济观察报 记者 王雅洁跨越四千多公里,张坤来到了西藏日喀则。 落地之前,他曾对推动当地国资国企改革产生过理想化的预期。市场化、混合所有制、专业化重组、员工持股等,这些事关国资国企改革的核心语汇,一度盘绕在张坤脑海中,随之共同落地日喀则。 毕竟,他来自于全国国资国企改革整体进程推动最为成熟的区域之一—上海。2013年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上海曾是首个出台深化改革指导意见且迅速推广实施的地区之一,也是推进混改、国企分类监管以及两类公司(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国有资本运营公司)改革跑在前列的地区之一。 曾在上海市国资委企业改革处任职的张坤,想借鉴上海的改革模式,比如以发展上市公司的形式推动混合所有制,用市场化思路来撬动西藏这块全国国资国企改革进程中的短板。 很快,他发现了阻力:“日喀则国资委监管的国有企业,大部分都是这几年从其他委办局划转过来的,企业管理的基础比较薄弱,很多制度有待于健全。企业领导人员管理体制也没有改变,专业化程度不高,经营管理人才十分缺乏。以财务监管为例,有的企业还没有实现合并报表,很多企业还在手工记账,国资委还没有一名专业的注册会计师,与上海相比差距比较大。” 他不是第一个欲“吃螃蟹”的人,在他之前,一批亲历过上海新一轮国企改革的上海国资委援藏人士,亦先后来到日喀则参与、推动当地国资国企改革发展。 张坤说:“国资国企改革是有阶段性的,不同的地区所处的阶段不一样,这里的情况和上海不一样,无法直接复制,我们需要转变思路。” 如何转变? 除了推动改革重组、基础管理,清产核资、公司制改制以及完善产权管理、健全投资管理制度、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在梳理清楚改革基本思路后,包括张坤在内有着一定市场嗅觉的上海援藏人士,还投身到在线经济为主的新经济当中,试图通过直播带货推动消费援藏。 头顶高强度紫外线,站在海拔四千多米的农田边,张坤率先开启了自己的直播生涯:“大家好,我是上海援藏干部、日喀则国资委副主任张坤,5月23号,我会在公益直播中为青稞代餐产品代言,欢迎朋友们来直播间,为日喀则打CALL。” 与张坤同步加入直播队伍的,还有刚刚登顶珠峰的中国登山队员,以及上海对口五县的先掌门。 一场由上海援藏人士发起,以新经济、新技术、新模式为核心,进而多元化拉动疫情之后区域经济复苏的试水,开始了。 珠峰脚下的直播 先从打通日喀则与内地的消费渠道干起吧! 虽然出身国资监管系统,张坤的目光并没有停留在国有企业身上。他为直播选定的第一款产品,便来自于当地民营企业。在张坤眼中:“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也是自己人。” 这是探索新经济、新模式的一次尝鲜。为了达到通过创新产业模式来增加经济发展活力的初衷,来自上海的援藏团队打通了当地企业与抖音、小红书、驴妈妈等网络平台的合作。目前,相关企业的产品已经列入上海消费扶贫产品名录。 被选中的产品与青稞相关,这是当地为数不多可供选择的代表产品之一。而为其供货的民营企业,是西藏德琴阳光庄园有限公司——一家以青稞产品加工为主的当地龙头企业。 在当地人眼中,这家企业已经颇具规模,2019年销售额达3400万,员工110人。2019年,该企业为当地农牧民分红43万,受益844户5414人。不过,与上海等发达地区的企业相比,这家企业的知名度、生产规模、销售渠道等依旧有不小差距。 与追求快速消费的快餐思维有所区别的是,多年浸润国资国企改革发展研究和实践的张坤,将审慎细微、科学务实的思路带入到推动当地民企发展过程中。 为了能够让消费者科学的认识青稞这种高原作物,他没有急于马上展开直播,而是采用了一个“笨办法”,从学术网站上下载了有关青稞的一系列论文研究起来:“宣传一种产品,必须要有科学的依据,这样才具有说服力。”明确产品的科学功效之后,便是选择产品,打开市场。 想要打开市场,还需明白,由于受制于自然条件和高原环境,西藏的青稞产量并不多。 他说:“青稞不可能像内地大米、小麦那样直接推向市场。毕竟青稞产量比较少,除去农牧民自己消费的部分,剩下的产量就更少了。” 怎么办?经过上海援藏领队孟文海的实地调研,他们将目光从青稞米转移到高附值产品上,例如深加工的青稞代餐产品。选定产品之后,便是启动直播。对于张坤来说,考验刚刚开始。 由于第一次直播没有经验,也没有专业团队操作,从选景到拍摄,每一个环节的开启,都耗费了张坤大量的时间。 在直播地点的选择上,究竟选室内还是室外,都让张坤纠结许久,考量再三,他们最终选择在青稞农田边开启预热直播视频,实际产品的直播则转向工厂的车间内部。 回想起第一次直播的场景,张坤认为“自己表现比较差”,即便是“比较差”,此举也给当地疫情之后的经济复苏带来了些许回报。 上海援藏团队拓展的青稞、藏香、木耳、松茸、藏鸡蛋、挂毯等新销路,一定程度上带动了企业进一步复工复产。目前,德琴阳光庄园公司就雇佣了40名左右的当地藏族牧民(按照当地水平,40名已经算用工量较多)。 从消费到就业,当地产业经济的链条正在一点点被打通。 除了此次直播之外,上海援藏团队考量的还有更多,直播经济的尝鲜不是一时兴起,长久稳定的直播商业合作,才是他们期望看到的结果。目前,他们正在研究开展当地青年直播带货的培训,加强与相关直播平台和带货红人的合作。5月28日下午,上海援藏干部人才领队孟文海,在海拔五千多米的珠峰脚下,再次为日喀则产品代言。 张坤相信,日喀则相对落后的经济面貌,会因为市场化因素的加持不断改善。 振兴经济的第一步 他还相信地方国企的能量。 张坤认为,日喀则地区的国资国企改革虽然和内地相比仍有一定差距,但是对于当地经济发展却意义非凡。统计数据显示,日喀则当地国有企业资产总额已经达到243亿元,和一些内地地级市相比不算多,但是对于人口只有80多万的日喀则来说,240亿接近当地GDP总量。 抓住了国企改革,便是抓住了地方经济发展的重要命脉之一。 日喀则国资国企改革发展的任务还非常艰巨。他说:“这其中包含很多历史遗留问题,产权还不够清晰,小弱散的问题还没有彻底解决,国资监管的能力还有待进一步提升。比如,职工股历史遗留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企业发展” 导致上述现象的原因,与之前的国企改革有着一定的关联。职工股在退出机制的执行上、股权管理的操作上、持股比例的规划上均缺乏规范。 实际上,难题不止于此,企业领导人员管理体制不完善、法人治理的不健全问题也引起了他的注意,有的企业领导人员身份还没有改变,成为后续改革的制约。此外,当地国有经济发展还存在质量不高,结构布局有待优化,市场化、专业化程度低,内生动力不足等问题。 究竟该如何破局?先从顶层设计开始。 近年来,日喀则地方政府密集出台了《日喀则市关于深化国资国企改革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的实施方案》、《日喀则珠峰城市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组建方案、日喀则珠峰农牧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组建方案》(以下简称《实施方案》、《组建方案》),为资源资产化、资产资本化和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提供政策加持。 另一方面,为完善现代企业制度的改革举措亦在推行,张坤介绍道,在市管一级国有企业(含集团公司)成立党委会、董事会、监事会等机构,尤其推进董事会建设,建立健全权责对等、运转协调、有效制衡的决策执行监督机制,规范董事长、总经理行权行为,解决了一些企业董事会形同虚设的问题。 此外,在布局调整层面,日喀则国资委将目光聚焦在解决市属国有企业分布领域宽散、产业集中度低、资源配置效率不高、企业发展活力不足、抗风险能力不强、发展方式粗放等问题上,按照“主业相同、产业相近、行业相关、优势互补”的原则,进一步优化布局结构,加大市属国有企业横向和纵向归类整合力度,对当地市政府国资委、市发改委、财政局、旅发委、住建局、交运局、林业绿化局7家市直部门所属的31家企业进行布局调整重组。 日喀则的整体国资国企改革脉络,变得清晰起来。 改革重塑 2019年5月,日喀则迎来一个转折点。 彼时,珠峰城投集团和珠峰农投集团完成注册登记,结束了日喀则市没有国有集团公司的历史。 这是日喀则新一轮国资国企改革进程中,实施集团化战略的成果之一,这也与上述《实施方案》、《组建方案》中要求的“积极推进企业集团化战略,加快组建企业集团”形成呼应。 张坤明白,当地要完成的改革不止于此。 他向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今年会重点推进当地企业的改革重组,目前根据市委市政府的部署,正在牵头四组企业的改革重组。” 经济观察报记者获悉,原日喀则市属一级企业珠峰交运、珠峰文旅、珠峰交投及下属企业已无偿划转至珠峰城投集团,由城投集团管控;原市属一级企业珠峰林绿公司及其下属企业已无偿划转制珠峰农投集团,由农投集团管控。 另外,日喀则国资委在推动政府注资和相关资产划转方面,已经将市直部门商品房等注入珠峰城投集团,珠峰城投集团的注册资金达到了26.26亿元,与原来的7.87亿元相比增长233.67%,并完成了政府农场、泰兴宾馆和扶贫产业资金形成的国有产权评估划转注资等工作后,珠峰农投集团的注册资金达到了23.09亿元,与原来的1亿元相比增长了22.09倍。目前,该集团公司的整体实力和融资能力有了显著提高。 此外,混合所有制的改革也被提上日程。数据统计显示,2019年,当地实施混合所有制改革2家(日喀则市雅曲新型建材有限公司、日喀则市骏桑生态园林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截至2019年底,68家市属国有企业中混合所有制企业达29家(含员工持股的6家企业),占比达到了45.31%。 除了混改,日喀则国资委会按照上市公司标准,推动企业集团完善公司治理架构、业务发展模式,完善财务管理、组织架构,争取在一些核心业务板块打造一家上市公司。 同时,还会加快处置低效无效资产及空壳企业,通过兼并重组、关闭注销等方式尽快出清,力争企业数量精减1/4以上。 疫情没有完全阻止日喀则的改革步伐,也没有阻止包括张坤在内的上海援藏人员的热情。 下月初,上海国资委相关人士将带队来日喀则展开实地调研。上海国资委改革发展研究中心还将帮助日喀则国资委编制“国资国企改革发展十四五规划”,为未来五年谋篇定向。 5月28日上午,张坤一边吸着氧气克服高反,一边向记者介绍自己当日的直播行程与改革工作。 网络主播与地方国资委副主任,这两个看似毫无交集的身份,巧妙地融汇于他的身上,共同见证着中国西南边陲城市的经济振兴故事。 数据统计显示,截至2019年底,日喀则市属国企资产总量已达243.03亿元,比2016年底的38.72亿元增长527.66%;所有者权益总量为51.75亿元,比2016年底的20.03亿元增长158.36%;累计实现收入14.22亿元、利润2.04亿元、上缴税金0.87亿元,分别比2016年底的1.37亿元、0.32亿元、0.095亿元增长 937.96%、537.5%、815.79%,主要经济指标创历史最好水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